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NEWS

“撒娇”就能月入过万:那是专坑“白富美”的“地下职场”

作者:发布时间:2019-10-16 10:03


  24岁的郑梅,安徽淮南人,父母均为工薪族。2016年6月,郑梅大学毕业,因竞争激烈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直到这年11月的一天,郑梅接到大学同学陈岚打来的电话:“雪梅,我们公司招聘一批女性员工,薪资待遇不错,要不你来我们公司试试吧。”正为找不到工作发愁的郑梅当即决定去陈岚公司应聘。

  两天后,郑梅坐车从淮南来到陈岚推荐的安徽合肥市富鑫融资公司应聘。没想到,面试时,这家公司的人事经理王军居然问她:“你有男朋友吗?平时跟男朋友相处时会不会撒娇?”正当郑梅好奇对方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时,王军笑着解释:“我们的工作主要就是利用QQ和微信去拉客户,让他们掏钱在公司建的八家平台上投资,帮助他们赚钱理财,而客户大多是男性,如果沟通时能稍微展示女孩子的温柔撒娇的一面,成功率会高很多,说白了这就是一种营销策略。”

  郑梅恍然大悟,立马微笑着表示:“我懂了,但我还没男朋友,不懂怎么去撒娇。”王军笑着表示:“不会撒娇没关系,入职后公司会对所有员工进行系统培训的。”由于形象气质不错,王军当场拍板录用了郑梅。

  2016年11月20日,郑梅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公司对她和其她6名长相不俗的女生由部门经理张娜统一培训。

  一个星期后,经过公司系统培训,郑梅开始正式上岗。张娜拿来一页电话号码,对郑梅说:“这上面的客户是公司想办法从豪车车友会弄来的,都是不差钱的金主,你照着打就行,如果谁有兴趣,你就加对方微信、QQ,想办法让他们对你产生信任。咱们这里的工资收入都是基本工资加提成,谈成一笔,就有千元或是上万的提成哦。”谈成一笔业务居然有这么高的提成?郑梅听得热血沸腾。

  接着,她开始照着张娜提供的客户名单一个接着一个打电话。但很多人听到是推销电话,都会挂掉,郑梅根本没机会往下聊。张娜把她训了一顿:“对于别人来说,你只是一个陌生人打来的垃圾电话,如何让对方愿意跟你聊下去,就看你头几句话的魅力了。比如,你要这样去跟对方交流……”

  在张娜的示范下,郑梅很快学会了其中的“门道”。她按照张娜传授的聊天技巧,终于加了一个客户的微信,对方名叫贺坤。得知这些情况后,张娜叮嘱郑梅:“接下来你要想办法让他信任你,再向他推荐公司的平台让他投资,如果对方问你的情况,你就像纸上写的这样说:“沈诗蓝,1992年出生,毕业于某财经大学,在某知名公司项目部当助理,在合肥有一套住房和一辆车。”郑梅壮着胆子问:“这不是骗人吗?”“之所以这样跟客户说,也是为了增加客户的信任度,他们才愿意掏钱投资,就是个善意的谎言而已。”

  郑梅觉得这家公司看起来不那么“地道”,对自己的工作内容有些疑虑,想辞掉这份工作。陈岚告诉她:“我在这里工作了四个多月,每月收入基本上都能达到一两万,像咱们这种刚参加工作的职场菜鸟,上哪去找这样的好事?再说咱们一不偷二不抢,只是用手机陪客户聊聊天,就能获得高收入,多好啊。”听陈岚这样一说,郑梅很快释然了。

  当晚,贺坤主动跟郑梅搭讪:“美女,你是哪里人啊?做什么工作的?”郑梅便按照张娜教的进行回复。接着,贺坤又问她:“你的朋友圈发的几乎全是工作加班的内容,你是个工作狂吧?”郑梅骗他:“没办法,自己养自己的人就是这么悲催,那些在朋友圈发吃喝玩乐的女孩都是有人疼有人爱的。”可怜巴巴的语气,加上一些表情,听起来确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为搞定贺坤,郑梅每天都会在微信上跟他聊上几句。聊了一阵子,有天晚上,贺坤在微信上问郑梅:“我们聊了这么久,却还不知道彼此的模样呢。我们视频一下吧。”郑梅马上回复一个“OK”。见过郑梅真实的模样后,贺坤调侃道:“你其实完全可以拼颜值的嘛。”

  就这样,微信那边的贺坤理所当然地把郑梅当成了一个在职场上打拼的单身女孩,美丽又独立。两人之间的互动变得频繁起来。

  有天中午,贺坤给她发来一条微信:“美女,吃饭了没?”郑梅谎称:“还没呢,刚忙完手头上的工作,都快饿晕了。”随后,她卖萌地给对方发去一张:“老板,打赏点饭钱”的动图,没想到,对方很快就爽快地发了199元的红包:“拿去吃好吃的,不要把自己饿坏了。”如此轻松就收获了一个红包,郑梅很兴奋,对这种“撒娇式”工作也没那么抵触了。

  就这样,郑梅巧妙地利用微信朋友圈,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在职场打拼的励志女孩,慢慢取得贺坤的信任,并毫不设防对郑梅透露了自己的相关信息:他父亲是开建材公司的,虽然自己不愁钱花,但他一点都不开心,因为老爹嫌他年轻,做生意没经验,不放心把生意交给他。郑梅趁机告诉她自己有法子帮他投资“赚”大钱。

  一心想在老爹面前证明自己能力的贺坤果然很感兴趣。于是,郑梅向贺坤推荐了一只股票,贺坤果然信以为真,投了50万元进去,短短5天就亏损了十几万元。

  原本,利用贺坤对自己的信任,害他损失了不少钱财,郑梅还有点愧疚,但听说这单提成高达七八千,郑梅的愧疚很快消失殆尽。刚开始,郑梅还担心贺坤报警,张娜像是看穿了郑梅的心思,她让郑梅放心,说贺坤是不会报警的,因为他是个不差钱的富二代,又一心想在老爹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要面子的他绝对不会把自己投资亏钱的事儿说出去,只能吃个哑巴亏,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上当被骗了。过了一段时间,见贺坤那边果然风平浪静。郑梅彻底放下心来。

  其实,这个时候,郑梅已经彻底了解清楚了,这家所谓的融资公司其实就是一家诈骗公司:公司业务员用一个虚拟的身份以婚恋网或是豪车车友会成员物色诈骗目标,推荐各类投资平台,然后慢慢以收取各种交易费和小涨大跌形式吞掉对方的资金,而业务员则按照被害人亏损的金额抽取提成,亏损越多,提成越高。

  最初,郑梅想辞掉这份不正当的工作,可想到这份工作只需要用手机聊聊天,撒撒娇,推荐几个理财投资平台,就能获得一般工作难以达到的高薪,又想到刚毕业那阵子到处找工作的艰辛,她还是决定继续干下去,依靠公司提供的这个平台赚足了钱再改行做其他的正当职业。

  2017年2月,郑梅又遇到第二个客户——在广西北海开餐馆的赵小茂。很快,郑梅又通过撒娇、卖萌等手段骗取赵小茂的信任,并从他那里获得一万多元的提成。

  两次下来,郑梅已做的得心应手,而高收入带来的喜悦也让她将之前的担心和内疚抛诸脑后。

  没多久,郑梅又把一个经营办公用品的大老板周明发展成微友。然而,当她向周明介绍公司业务时,周明却表示自己只做熟悉的行业,不考虑做其他投资理财项目,郑梅使出撒娇手段,在电话里跟他聊起家常:“哥,其实我们公司很多客户都是像你这样的成功人士,我知道您事业做得大,但俗话说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是不是?”

  紧接着,郑梅又忽悠周明,说他们经理有内部消息,知道哪款产品稳赚不赔,自己买了也赚了不少,还把盈利截图发给他看。于是,信以为真的周明拿出200万买了郑梅推荐的白银现货,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周明的亏损达到100多万,郑梅拿到8万元提成后重新更换了手机号,原来的微信也弃之不用了。

  2017年4月的一天,郑梅在某婚恋网上以征婚的名义认识了天津某知名外企上班的金领男陈浩。为“迷惑”陈浩,郑梅时不时在朋友圈发外出旅游、去高档酒店吃饭、购买豪车等信息,将自己营造成一个“白富美”形象。通过郑梅的朋友圈,陈浩认定郑梅是一个从事金融行业,生活精致的“白富美”。

  于是,陈浩在微信上问郑梅:“你这么漂亮,工作也不错,为什么还要在这上面找对象?”郑梅回答:“因为我上班忙,而且公司女的多。”陈浩又试探郑梅:“如果我们确定恋爱关系,你可以辞掉那边的工作到我这边来工作吗?”

  郑梅撒娇:“可以啊,看你对我好不好啊。”就这样,郑梅慢慢取得陈浩的信任,素未谋面的两人在网上发展起了“恋情”。 一次,得知郑梅要过生日,陈浩立马转了1万元让她请朋友吃饭,而郑梅过后回赠了陈浩一个标价很高的皮包。

  等礼物红包要得差不多了,郑梅开始“忽悠”陈浩:“我最近发现有个不错的理财项目——全美元操作的‘原油现货’,我炒了一段时间,赚了不少钱。”郑梅还把自己盈利的截图通过QQ发给陈浩,询问陈浩是否有兴趣。

  看着女友发过来的截图,对现货交易并不太懂,但感觉这个项目很高端,只要能赚钱,他愿意尝试。

  之后,陈浩下载了郑梅提供的网上交易平台,注册开户、开通网银并转入了20万资金,很快,他就在平台上看到自己注入的资金额。

  在资金注入后,陈浩炒了几天,发现有涨有跌,但都是小涨大跌,到5月15日,陈浩那20万元就所剩无几了。陈浩询问该网站的分析师是怎么回事,分析师的解释则是“非农时间、网络不稳”之类的理由。之后,觉得心里郁闷的陈浩将赔钱的事儿告诉郑梅。

  没想到,郑梅发来一个流泪的表情,告诉陈浩:“亲爱的,我也投了50多万进去,也同样血本无归啊。”原来女友也和自己一样亏得很惨,陈浩一边好言安慰女友,一边将这事告诉了公司同事。同事一听这事就觉得不对劲,认为陈浩受骗了,建议他报案。

  经审讯,警方发现富鑫公司通过网络和豪车车友会等渠道买来公民信息40余万条,团伙里负责业务的有20人,其中17名是所谓的白富美,这伙人自2016年4月至今,利用这些女孩靓丽的外形,通过网络社交软件以撒娇、卖萌等手段与受害人交往,其间以各种理由向受害人索要红包,又以向受害人提供虚假投资平台等手段实施诈骗,受害人数达3079人,被骗金额超3000万,最少的被骗1000元,最多有300多万,其中多数是富二代和公司高管,现场缴获电脑30台,手机60余部。

  由于该公司组织严密、分工细致、职业化、专业化特征十分明显,其作案手段极为隐蔽,以索要红包、推荐股票、基金为名,客观上隐蔽性强,受害人不易察觉被骗。也就是现在被称为“地下职场”的非法盈利机构。

  2017年6月12日,警方在提审郑梅时,她懊悔不已,求职的时候只想着工作轻松,只要每天按时上下班,用几部手机陪人聊聊天、撒撒娇,随便推荐股票、基金,月收入就能过万,比一般的工作好很多,没想到这样不合法的地下职场,最终却让她身陷囹圄。

  编辑:小东

  【本文为原创稿件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Copyright © 2018 ag旗舰厅下载ag旗舰厅下载-ag旗舰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